精准投资,快人一步!

一文读懂鲍威尔硬怼特朗普的负利率是什么 对资产价格有何影响

07 12月
作者:admin|分类:股票|标签:鲍威尔 硬怼 特朗普 负利率
【汇通财经APP讯】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华盛顿特区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发表最新讲话。针对负利率,鲍威尔表示,美联储不会考虑负利率,会持续使用当前的各种手段提供流动性。另外,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强调,长期的、严重的经济衰退会对美国经济造成严重创伤,使经济复苏比预期的时间更长。

  鲍威尔认为,对于新冠疫情,可能需要采取额外措施支持经济,他表示,美联储将最大限度利用政策工具直至经济复苏,有必要采取更多财政措施限制疫情带来的伤害。

  对于鲍威尔此番表态,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13日表示,其仍然强烈地相信美联储应当实施负利率。特朗普长期以来频频批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做法似乎出现变化,称担任美联储主席的鲍威尔工作变现已经出现改善,宣称“鲍威尔是我最近数月最大密度的投影(MIP),他已经做得很不错了”,只是在负利率问题上,仍然不能认同鲍威尔的看法。

  那让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特朗普硬怼的负利率是什么呢,又对经济有什么影响呢?

  什么是“负利率”?

  负利率就是将通常的存款利率改为负值。负利率背后的核心原则是消除无风险存款账户中的超额储蓄或囤积(在大多数情况下为商业银行),从而增加借贷或支出以刺激经济。在几次较小规模的实验后,央行越来越多地开始采用负利率作为将政策放宽至超过零限制的水平的方法,作为量化宽松的替代或补充。

  观察过去 150 年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利率走势,每一次经济危机的爆发都伴随着短端利率的急剧下行。其中,尤以1929-1933 年大萧条时期和 2008 年金融危机最为典型,两次全球大危机之后美国和英国短端利率均向零利率水平靠近,而且危机之后的 10-20 年内短端利率均处于较低水平,而德国和日本在大萧条后的短端利率历史数据部分缺失,但总体趋势也是大幅往下。

  德国利率水平在 2008 年之后再次快速下降, 随着欧央行 2014 年 7 月首次将存款便利利率降至-0.1%,德国短端利率正式进入负数区间。 日本 1990S 中期资产泡沫破灭之后,利率中枢快速下移, 1999 年 2 月日本央行为了应对长端利率上行、日元升值和通缩风险的压力,引入零利率政策。 相继经历 1998 年亚洲金融风暴和 2008年金融危机, 日本通缩和日元升值压力仍然较大, 日本央行于 2016 年开始实施负利率。

  负利率对资产价格的影响

  负利率对债券市场的影响包括压缩长期收益率、降低实际利率和借贷成本。在一个典型的-0.1%的利率下调中, 10 年期债券收益率通常在-5 至-15bp 的区间波动。在较短期债券中,对债券收益率的影响往往更大。向公司债券市场的大量溢出也可以观察到,高收益债券从追寻收益率的行为中获益。

  负利率对汇率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在丹麦和瑞典的案例研究研究发现,负利率能够阻止或逆转外汇升值和资金流入。

  负利率对股票市场的影响目前尚不清晰;负利率后中期回通常为正,但尚无明确的趋势可以总结。

  负利率对银行和保险业的显著影响。银行面临的主要挑战包括低利润率和盈利能力,以及增加风险行为的增加,而保险业则面临投资回报率下降以及对保险产品需求下降的挑战。

  负利率下的资产配置

  从资产配置方面来看, 负利率政策导致多数投资机构开始增加风险偏好。负利率国家的养老金资产配置数据显示基金减少债券及现金的比重,增加股票投资的比重。这个趋势可能利好股市,但也增加长期的系统性风险。

  全球风险事件已经证明,负利率将会提高负收益债券的比重和数量。虽然 2019 年上半年的大部分时间,负收益债券的比重都在下降,但由于 2019 年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后,避险需求导致资金大量流入投资等级债券。这种冲击已经带来主要央行的宽松政策,美联储自 2008 年以来首次实施了紧急降息。未来进一步的宽松政策可能会增加负收益债券的比例。

  美联储对当前负利率的态度

  在这次讲话中,鲍威尔除了表示不会采用负利率外,还调低了疫情期间美国经济实现V形复苏的预期,因“深度而长期的衰退可能会给经济生产力留下持久的损害”。鲍威尔说,这次衰退的范围和速度尚无先例,比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任何衰退都要严重得多。所有的经济活动和就业都在急剧下降,过去十年创造的就业机会已经完全被抹掉。

  要支持经济,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尽管前期的刺激措施已经推出,经济及市场也作出了反应,但考虑到前进的道路不确定,又有很大的下行风险,可能还需要后续的刺激工具。但是,一旦疫情得到控制,经济应该会出现实质性复苏。”

  鲍威尔的言论基本重申了美联储其他官员早前表达的观点,而他们针对疫情对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近、长期影响的评论变得愈发谨慎,也让投资者对美股未来估值问题产生担忧。

  美联储对负利率的担忧

  随着美联储持续加码货币宽松措施刺激经济复苏,一场关于美联储何时引入负利率的争议骤然升温。面对市场日益高涨的负利率“呼声”,美联储依然不为所动,主要有以下三大顾虑:

  一是担心负利率导致美国银行业信贷意愿下降,影响实体经济复苏;

  二是害怕负利率会导致大量美国国债收益率变负,由此触发新一轮海外央行等投资者抛售美元资产避险,再度引发金融市场美元荒;

  三是难以评估负利率对金融市场各类金融资产估值调整造成多大的冲击,是否会引爆金融市场剧烈动荡,令美联储此前救市效果前功尽弃。

  专家解读

  从理论上来讲,将利率降至零以下,银行将钱存入央行会出现缩水,因此有望促使银行积极放宽面向企业和个人的贷款,这可以让消费者更容易获得贷款,从而提高消费者的支出和企业投资。

  摩根大通的分析师Nikolaos Panigirtzoglou指出,虽然美联储负政策利率仍然不太可能的,但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则可能带来好处。这位分析师认为,“在当前形势下,诸如-10个基点之类的温和负利率保持一两年可能是有益的”,他强调说,要想发挥作用,利率必须只是略微为负,并且时间不要太长。

  而最糟糕的是,这可能意味着通缩威胁正在上升,在经济严重衰退的当下,这可不是一件可以简单解决的事情——当世界债务泛滥时,偿还债务的负担也将急剧增加。

  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最新讲话全文: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的传播,它给人类和经济造成了毁灭性的损失。这是一场世界性的公共卫生危机,医护人员首当其冲,但他们表现出了勇气和决心,赢得了我们持久的感激。此外,每天还有很多在关键岗位工作的人员,他们同样冒着极大的风险,值得我们的尊敬。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暂时停止了多种经济和社会活动,以帮助减缓病毒的传播。自3月中旬以来,一些经济部门实际上已经关闭。人们已经暂缓了他们的生活和生计。他们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不仅是为了保护自己和亲人,也为了保护他们的邻居和更广泛的社区。虽然我们都受到影响,但负担最重的是那些最无力承受的人。

  此次经济衰退的范围和速度前所未有,比二战以来的任何衰退都严重得多。我们看到经济活动和就业出现严重下降,过去十年的就业增长已经被抹去。自从这场流行病两个月前开始扩散以来,已有2000多万人失业。美联储将于明天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与许多其他调查结果相似:在年收入低于4万美元的家庭中,在2月份仍然正常工作的人,近40%的人在3月份失去了工作。经济形势的恶化造成了难以用语言表达的痛苦。因为未来的巨大不确定性,很多人的生活被颠覆。

  这次衰退与之前不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早期,经济衰退有时与高通货膨胀周期有关,随后是美联储进行紧缩。近几十年来较低的通胀水平带来了一系列长期的扩张。随着时间的推移,资产价格失衡加剧,达到了不可承受的水平。例如,房地产业等经济中的重要部门,它们的繁荣是不可持续的。但目前的经济低迷并非如此,它是由病毒和采取的措施所带来。这一次,通货膨胀不是问题,没有威胁到经济的泡沫破灭,也没有不可持续的繁荣破灭。病毒是主要原因。

  今天,我将简要讨论迄今为止为抵消病毒的经济影响而采取的措施,以及今后的道路。世界各国政府都迅速采取措施,支持失去收入的工人,被迫关闭或营收急剧下降的企业。而我们政府的反应尤其迅速和有力。

  到目前为止,国会已经提供了2.9万亿美元的财政支持给家庭、企业、医疗保险,以及州和地方政府。这些援助资金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4%。尽管冠状病毒经济冲击似乎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但财政应对措施也是战后任何经济衰退中最快、最大的应对措施。

  在美联储,我们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力度采取了行动。在迅速将联邦基金利率降至接近零的水平之后,我们采取了一系列额外措施来促进信贷在经济中的流动,这些措施可分为四个方面。首先,直接购买美国国债和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以恢复这些关键市场的功能;第二,流动性和融资措施,包括贴现窗口措施、扩大与外国央行的互换额度,以及一些有财政部支持的设施,以支持货币市场的平稳运行;第三,在财政部的额外支持下,为更直接地支持信贷流向家庭、企业、州和地方政府提供便利;第四,临时监管调整,鼓励并允许银行扩大资产负债表,以支持其家庭和企业客户。

  美联储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会采取这样的行动,就像我们今天面对的那样。例如,我们直接向私营非金融企业,以及州和地方政府提供信贷的权力。这些政策只有在“非常紧急的情况下”并经财政部长同意才能实行。当这场危机过去时,我们会把这些应急工具收起来。

  尽管当前经济对刺激政策的反应既及时又适当,但考虑到未来经济的高度不确定,又面临重大下行风险,因此还不到鸣金收兵的时候。对未来经济的预测仍然不确定。今天,病毒扩散提出了一系列新的问题:它扩散的速度什么时候会得到控制?随着社交防控措施逐渐到期,能否避免新的疫情爆发?恢复信心和恢复正常开支需要多长时间?新疗法、试验或疫苗研发什么时候可以派上用场?这些问题的答案将大大有助于确定经济复苏的时间和步伐。由于答案目前尚不可知,政策将需要准备好应对一系列可能的结果。

  迄今为止的总体政策反应提供了一种缓解和稳定的措施,并将在复苏到来时提供一些支持。但新型冠状病毒危机也引发了长期的担忧。过往的经验告诉我们,更深、更久的衰退会给经济生产能力留下持久的损害。不可避免的家庭和企业破产可能会在未来数年内拖累经济增长。长期失业会损害或终结工人的职业生涯,因为他们的技能失去价值。专业网络也会枯竭,全国数千家中小企业的亏损将摧毁许多企业和社区领导人一生的工作和家庭遗产,并限制复苏的力度。这些企业是创造就业机会的主要来源,当人们寻求重返工作岗位时,我们将迫切需要这些就业机会。长期的经济衰退和疲弱的复苏也可能阻碍企业投资和扩张,进一步限制就业的复苏以及资本存量的增长和技术进步的步伐,其结果可能是长期低生产率增长和收入停滞。

  我们应该尽我们所能避免这些结果,这可能需要额外的政策措施。在美联储,我们将继续充分利用我们的工具,直到危机过去,经济复苏良好进行。回想一下,美联储有放贷权,而不是支出权。美联储贷款可以为流动性的暂时中断提供一个桥梁,这些贷款将帮助许多借款人度过当前的危机。但复苏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来积聚动力,时间的推移可能会将流动性问题转化为偿付能力问题。额外的财政支持可能代价高昂,但如果它有助于避免长期的经济损害,让我们有更强劲的复苏,那么它是值得的。这种权衡是我们总统和议员的选择,他们拥有税收和支出的权力。

1.gif

浏览24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MSCI:新推出五个科技相关指数 自3月低点反弹近30%后 美股涨势将要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