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投资,快人一步!

美股市场的价值股到底怎么了?价值投资或已过时?

07 12月
作者:admin|分类:股票|标签:美股市场 价值股 价值投资
【汇通财经APP讯】

  如果您是活跃的价值股投资者,或者只是持有价值股共同基金,那么现在的情况一定糟透了。也许有人会问,美股市场的价值股到底怎么了?难道价值投资已经过时?

  今年到目前为止,价值股投资者已经损失了大约五分之一的,而另一方面,成长型基金几乎达到了历史新高的水平。2020年的美股市场损失几乎全部在价值股。大型的成长股,例如亚马逊,Facebook,奈飞(NETFlix),以及谷歌(Google),正在创下新高或接近新高。

  而这对价值股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自2008-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价值股投资收益一直落后于成长股投资的收益。

  过去十年中,标普500指数,成长型股票的收益优于其价值股收益,而且,两者之间的收益差距达到了惊人的70个百分点。

  现在,价值投资已经过时,以至于最知名的价值投资者之一Charles de Vaulx再次向新客户开放了他的基金。当他在2008年底推出IVA Worldwide IVWAX和IVA International IVIOX时,他正坚持不懈地与成长型投资机构抗争,但结果仍以失败而告终。

  过于简单化的价值投资者喜欢购买确定的东西。他们购买的股票与当今的基本面(当前现金价值,当前资产价值,当前股息)相比是便宜的。他们会尽可能地购买价格低廉的股票,甚至中间可能会出现问题,但他们最终会收回资金。

  这通常意味着对无聊但成熟的公司进行投资。

  另一方面,成长股投资者愿意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进行赌博。他们购买了有希望在明天和后天能够有所作为的公司。他们愿意为此付出高昂的价格(有时甚至是天价)。

  可能有人会认为合理,像亚马逊和奈飞这样的公司既是今天的公司,也是明天的公司,它们的基本面非常好。但是,成长型投资者的风险在于,他们为这种增长付出了很多额外的钱。

  目前,亚马逊股票的售价是去年每股收益的112倍,这意味着该公司去年获得的每一美元税后利润,您需要为其支付112美元。因此,在这里购买亚马逊股票的人不仅押注亚马逊的今天,而且相信明天会变得更好。

  同时,Verizon Communications是市场上最有价值的股票之一,其股价仅为去年收益的12倍,几乎仅为其市盈率的十分之一。购买Verizon的人并没有对未来的增长进行大赌注。他们对自己现在持有的股票感到满意。 Verizon股票目前支付4.5%的股息收益率。

  价值股与成长股之间一直以来都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人们通常将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视为价值投资之父:他在1929年代的经济崩盘中制定了一条规则,即只买入与基本面相比十分便宜的股票,以至于他在股票市场拥有广泛的“安全边际”。

  菲利普-费舍尔(Philip Fisher)是1950年代经典的《普通股和罕见的利润》一书的作者,是最著名的成长股投资使徒之一。他认为赚大钱的关键是找到优秀的长期成长型公司,买下它们,然后永远永远持有下去。

  究竟谁是对的?可能双方都没有错。这仅取决于为股票付出了多少。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特别指出,他受到了格雷厄姆(Graham)和费舍尔(Fisher)的影响(尽管他的投资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是美国“价值股”指数的重要组成部分。)

  自金融危机以来,所谓的“价值股”表现一直不佳,这使得投资者和学者掀起了新一轮的反省。

  金融学教授尤金-法玛(Eugene Fama)和肯尼斯-弗朗西斯(Kenneth French)长期以来一直认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价值票往往会跑赢大盘。最近,他们承认价值股的长期优势似乎已经不那么明显了。

  他们计算得出,从1963年到1991年,价值股平均每月以0.36个百分点的价格表现优于整体市场指数(平均每年约占4.4%)。

  他们补充道,但是自1991年以来,这一数字每月下降0.05个百分点(每年约0.6%)。“我们不会否认未来存在每月收益为零的可能,”金融教授说,未来,价值投资可能会让投资者大吃一惊。

  对冲基金公司AQR对这一数字计算持怀疑态度。他们怀疑价值投资仍然是可行的投资策略,尽管他们认为投资者需要以更复杂的方式计算“价值”。

  AQR honcho Cliff Asness在博客文章中写道:“我们认为,中期赔率相对于现在的价值而言是相当大的。” “尽管当前的表现肯定令人感觉不适,但它看起来从未像现在这样便宜。”

  财富管理公司Robeco量化研究负责人David Blitz写道,价值股投资的僵局并非一件新鲜事。对于价值股投资者而言,过去的十年看起来很像1990年代,这是另一个非常过时的“迷失的十年”。随后是市场从增长转为回升的阶段。

  根据市场信息公司MSCI发布的数据。自从1974年底开始计算以来,它就比较了美国“价值”和“成长”指数在不同时期的总收益。

  也许这仅仅是一次数据研究,但在这段时间内看起来有四个明确的阶段或时期。 在头14年中,价值股不断增长,表现优于成长股。而在接下来的11年中,则成长股的收益要优于价值股。在2000年至2006年的美国股市低迷时期,尽管价值股投资几乎没有盈利,但是成长型股票却损失了其实际价值的近一半。不过自2006年底以来,成长型股票又开始蓬勃发展。

  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变化?没人真正知道。不断变化的宏观经济环境?利率?新技术?

  也许只是价格。2000年初,在成长型股票发展达到顶峰时,最受欢迎的大型科技公司Cisco 的股价上涨了4.64%,是去年收益的150倍。许多老牌的价值箍公司的交易市盈率不到10倍。其中一些价值股票的收益率低至去年的五倍,股息收益率仅为10%。这太疯狂了。

  没有人能确定这一趋势是否会发生转变,如果会转变,将会是何时?但是,在过去一年半左右的时间里,成长型股票的相对表现明显好于1998-1999年。

  财富管理人佩金-哈迪-斯特劳斯(Pekin Hardy Strauss)的资深价值投资者乔什-斯特劳斯(Josh Strauss)说:“成长型股票的出色表现将在它最终像2000年那样崩溃时结束,但是我不知道这种情况会在下一周还是五年内发生。”他说,价值投资将再次成为主流,但是“这种转变的原因只有在未来的回顾分析中才能找到答案。”

1.gif

浏览21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就业报告加剧经济复苏担忧 黄金微幅收涨 布拉德称美联储可能不会在6月做季度预测 且没有考虑负利率